部落冲突8本最强布阵2018:“文明沖突”是世界政治中最危險事物,亨庭頓預言并未成真

部落冲突7本布局多玩 www.bslxs.icu 作者:龐中英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5-20 13:05:33

摘要:“文明沖突”是世界政治中最為危險的事物,對“文明沖突”這一重大問題的治理已經是全球治理的優先事項之一。

龐中英

“文明之間的沖突”(clash of civilizations)是已故美國政治學家亨庭頓在20世紀90年代初提出的命題。根據亨庭頓,他的“文明”可能更接近“文化”(culture)。他認為,在21世紀,世界分為一個個的國家(民族國家)的舊“范式”要讓位于世界分為一個個的“文明”的新“范式”。目前,世界分為近200個國家,但根據亨庭頓,“文明”沒有國家的數量多,而是很少,世界只分為9大“文明”。他的討論是關于未來的世界的,是關于這9大文明之間的關系的,而不再是關于國家之間的關系的。他的結論是世界政治將進入“文明之間的沖突”。

亨庭頓的這個命題,最近又“火”起來。一方面,是因為美國國務院有人在制定與中國展開具有種族色彩的“文明沖突”的大戰略,另一方面,中國國內有人不是正面回應美國國務院的錯誤,而是借機再次炒作、推廣“文明沖突”命題,實際上認同了“文明沖突”論。有人居然使用了這樣的標題:《亨庭頓的10大預言都成真了》。

我并不認為亨庭頓的預言成真了。恰恰相反,即使有美國國務院想使用他的理論來制定對華戰略,但是,亨庭頓的預言并未成真。

我并不同意亨庭頓關于世界只有9大“文明”或者“文化”的說法。這是對世界的復雜性的錯誤簡化。說實在的,即使按照“文明”為單元來劃分世界,世界政治的組成單元絕不僅是“9大文明”?!拔拿鰲筆且桓黿母拍?。其進化到21世紀的今天,“文明”不是更加少了,“文明”的多樣性是世界的基本現實。新的“文明”也在出現。當然,人們的“文明”的定義不同。但亨庭頓的“文明”定義不僅是美國中心或者西方中心的,而且缺少進化,仍然固守在傳統“文明”?!拔拿鰲鋇姆譴巢忝娌喚雒揮斜蛔⒁獾?,反而可能故意被忽略了。文明之間的關系不僅有沖突,而且也有交流、融合。另外,“文明”固然不同于國家,但是,說“文明”要取代國家,顯然不符合目前包括在內世界范圍內(民族國家為中心的)民族主義的再次興起?;褂?,亨庭頓認為的“西方”或者“西方文明”,在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的75年和冷戰后的“全球化”30年的深刻變化后,實際上早已面目全非。

如果用“文明沖突”來理解或者解釋中美之間的目前沖突和未來沖突,并不能說的通,甚至十分荒謬。中國在追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美國則在試圖“再次偉大”,所以,中美之間的沖突并非“文明沖突”,而是不同的民族主義之間的沖突。這種沖突也并非就一定是壞事,而最終會導致中美之間的大合作。民族主義不同于“文明”。民族主義自近代以來,改變了傳統的也就是亨庭頓說的“文明”。例如,歐洲國家在民族主義的推動下,出現了一個個的民族國家,即是橫掃歐洲一切的拿破侖,最后也沒有讓歐洲團結起來。歐盟及其前身歐洲共同體在二戰后試圖超越一個個的歐洲民族主義,但人們都知道,60多年來,歐洲成功地克服了世界大戰,和平深入人心,但是,歐洲的各種民族主義以及民族主義帶來的矛盾仍然存在。最近,歐洲又一項調查說明,許多被調查者認為,歐盟將在未來20年內解體。事實上,一直以來就有關于歐盟解體的研究,說歐盟無法克服其內在的一些障礙。

盡管如此,我們也不能完全否定亨庭頓等對“文明沖突”的研判者。因為“文明沖突”確實是全球沖突體系中的最重要一種,而且,打著“文明”的幌子,最容易挑起、 刺激或者煽動包括,民族和國家在內的人類集團之間的沖突。

談論“文明沖突”的,往往不談如何克服或者治理“文明沖突”。這是不負責的,這是在等著看熱鬧,這是唯恐天下不亂。

亨庭頓是學者,他不會主張“文明沖突”。作為學者,他只是指出了“文明沖突”的趨勢及其危險性。這是難能可貴的,是他的重大學術貢獻。亨庭頓的缺陷是沒有指出到底如何在全球(國際)層次治理文明沖突。他沒有談到他定義的世界主要文明之間到底如何避免和治理沖突。

亨庭頓之后,有人主張“文明沖突”,并居然要把“文明沖突”轉化為對外戰略、外交政策,而不是力主在全球層次通過多邊主義(全球集體行動)解決“文明沖突”。這是十分危險的,也是應該受到批評的。

全球治理首先是關于通過和平的、對話的、合作的、多邊的方式對全球沖突(包括打著“文明”名義進行的沖突)的治理。

“文明沖突”是世界政治中最為危險的事物,對“文明沖突”這一重大問題的治理已經是全球治理的優先事項之一。這里有必要說明一個概念“全球文明治理”(global civilization governance)。

我們知道,聯合國盡管并非世界政府,卻一直主張世界的“文明對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為“文明對話”做出了重大貢獻。目前,世界范圍內,與“文明沖突”相對的是“文明對話”。目前的世界政治,“文明沖突”與“文明對話”是截然相反的兩種處理文明之間關系的方法。世界上,關于“文明對話”的學術活動很多,有人專門研究到底如何進行“文明對話”。

“文明對話”(Dialogue of Civilizations)就是全球文明治理的一個重要途徑。

“全球文明治理”的目標是實現各種文明之間的“和平共處”,甚至文明之間的共生(也可以通俗地叫做各種文明之間的“和平發展”)。

作為聯合國創始國和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一直支持聯合國崇高的和平宗旨,主張“文明對話”,反對“文明沖突”,主張世界各種文明的和平共處、共同發展。2019年5月15日在北京舉行的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是中國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踐行“全球文明治理”的一次重要行動。這一行動有助于世界各種文明之間的多樣性的和平共處與和平共生,或者有助于世界的和平共處、和平共生的文明多樣性。(作者為著名國際政治學者、中國海洋大學特聘教授、海洋發展研究院院長,澳門科技大學特聘教授、社會和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秦嶺 主編:商灝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