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冲突最新google版:應從當前中美貿易沖突中汲取4個教訓

部落冲突7本布局多玩 www.bslxs.icu 作者:龐中英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5-14 07:34:47

摘要:有的“貿易”導向和平,有的“貿易”導向沖突。中美需要在更正、再平衡“全球化”中增加導向和平的“貿易”,治理導向沖突的“貿易”。

應從當前中美貿易沖突中汲取4個教訓

龐中英

在美國哈佛大學任教的著名土耳其經濟學家羅德里克(Dani Rodrik)是中國社會科學界熟悉的國際學者。在4月10日出版的著名的國際評論平臺《辛迪加項目》(Syndicate Project)上,羅德里克發表了中美《和平共處2.0》的評論。我認為羅氏的這個觀點非常重要。因為他作為獨立學者給出了在中美關系的一個根本解決方案:新的“和平共處”。

中美關系中的最重要“基本面”(the fundamentals)從來都是和平。和平至關重要,和平是對戰爭的治理(包括預防戰爭、避免戰爭、管理?;馱際逋唬?,和平是發展的前提。

幾百年來,貿易本來是有助于人類和平的。過去四十年,中美之間之所以是和平的,一個最重要的正面因素就是長期高速成長的雙邊貿易。如今,中美和平的最為重要的貿易基礎卻遭到動搖,“貿易和平”居然為“貿易戰”取代。當然,“貿易戰”還不是經典意義上的戰爭,但“貿易戰”并非一般的貿易摩擦或者貿易爭端。

羅德里克說,“世界經濟急需美國和中國的‘和平共處’計劃。雙方都要接受對方根據自己的情況發展的權利。美國不可按照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印象試圖改變中國經濟,中國必須承認美國對就業和技術泄露的擔憂,接受因為這些擔憂而偶爾受限無法進入美國市場?!?/p>

本短評從羅德里克的這一中美“和平共處”論出發,從中美和平、世界和平的角度看待目前的中美“貿易戰”及其出路。

中國過去長期主張各國發展模式的共存以及這樣的共存帶來的世界發展的多樣性。同時,中國也在積極參加全球治理。這意味著不管中國理解的全球治理與美國理解的全球治理之間的差異,中國的發展模式(包括經濟政策和經濟體制)是要與別國進行協調的而且是處在全球協調進程中的,事實上,中國積極參加了諸如G20等宏觀經濟政策的國際協調。

中國的“改革開放”是未竟之大業,正在繼續和深入,并期待最終取得成功。這意味著中國發展模式并不是一成不變的,是可以與別國以及全球體系其他國家、市場、社會進行協調的。

特朗普政府正在改變美國的發展模式,本來也應該承認中國當前的發展模式。中美之間本來應該就各自的發展模式在全球治理體系中展開積極對話和協調,而不是以發展模式之間的不兼容為借口升級“貿易戰”。

特朗普政府對美國國內政策的改變及其接下來的動向才是我們應該密切關心的,因為如果美國國內發展模式在特朗普治下發生了轉折性的改變,即使沒有“貿易戰”,中美關系也要受到一個變化了的美國的影響。如果進一步轉向“經濟民族主義”,那么,一個不同于過去的美國對中國的沖擊可能是非常復雜的、全方位的。但此種沖擊卻并非全是壞事?;檔姆矯媸?,美國的經濟民族主義更以“零和”看待其與中國的貿易;但是,好的方面是:中國尊重美國的發展模式的同時可以據理力爭要求美國尊重中國的發展模式。這就是中美大談判。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但是,這是民族主義范式下國家之間的和平之道。

特朗普政府的經濟民族主義是進攻性的。這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尤其是冷戰結束后美國的內政外交政策的一次重大修正。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表明,冷戰后得到完善和推廣(推廣到全球,尤其是包括了中國)的開放的多邊的“自由(尤其是經濟)秩序”正在終結。由于中國的經濟增長正是受益于冷戰年后的“自由經濟秩序”(WTO等代表),特朗普政府對這一秩序的修改將為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的外部環境投下最大的不確定性。

根據羅德里克,這是因為“超級全球化”(hyper-globalization)與國家主權、民主治理三者之間構成的“三重悖論”決定的。特朗普政府對這一世界形勢的認識大體是正確的,但開出了經濟民族主義的藥方子。他的前主要策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等人對此多次闡述。這些闡述已經足以概括出了到底什么是“特朗普主義”:為了“美國第一”而“去全球化”。至于這一方子是否將解決問題,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的過程與結果將回答這一問題。

關于中美貿易的協議是對過去的“全球化”(為期四十年的中美貿易就是“全球化”最為重要的一部分)的一種清算?!叭蚧痹諶〉鎂藪蟪刪偷耐?,卻也創造出巨大問題(當前美國人爭論的“不平等”就是這些長長的巨大問題清單中的最突出一個)。其巨大問題足以顛覆其巨大成就。甚至,全球化中的巨大問題威脅著世界和平。

我認為,要從清算 “全球化”這一點認識目前的中美貿易沖突。

“貿易”都“戰”了,且“貿易戰”繼續下去(有人居然要打“持久戰”),其他領域,尤其是科技、貨幣金融、勞動力流動、甚至軍事等,都可能沖突起來。若聽之任之,沖突體系則可能一直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清算一段長期而深刻的“全球化”非常難,甚至難于上青天。但是,如果雙方都意識到這是在解決過去全球化形成的問題(即羅德里克的“全球化悖論”),爭取和平的未來,包括各自在和平的條件下的自主的新發展,則解決問題的難度會降低一些。

中美貿易協議也許或遲或早是要達成的,如果雙方不想要系統性的大戰的話。那將是“去除全球化”的一個重大事件,要分步走,在曲折中達成?!叭コ蚧筆且桓齦叢傭さ墓?。英國“脫歐”被叫做“去除全球化”,其到現在還沒有協議。

需要不要引起誤解的是,“去除全球化”并不是不要全球之間的正常的相互聯系,也不是居然要消除關于具有千年歷史的人類在經濟、社會等各方面已經形成的相互聯系的世界現實。

本來,這個叫做“全球化”的東西是美國主導的,現在由美國帶頭去除,也是情理之中的。

美國也是從“全球化”中受益的,而且從全球金融中心華爾街和一部分美國機構和個人的角度,美國的受益是巨大的,也許是全球最大的。美國在全球化中的受損的,不管是個人(如“輸家”)還是國內地區(如“生銹”的),都成為經濟民族主義實踐要動員的主要對象(特朗普政府甚至希望全球的民粹主義聯合起來)。

假如將來有解決這次貿易沖突的中美貿易協議,這一協議將是對世界和平的一個重大貢獻。而正是這一協議成為世界局勢發展的一個分水嶺。

中國要從目前的中美貿易沖突中汲取4個教訓(美國也要從中汲取教訓,但美國是否汲取教訓以及汲取了什么教訓,我們可以觀察之):

一,要認識到在民粹主義加民族主義等力量的推動下世界范圍之內出現了清算“全球化”的情況。

美國是清算“全球化”的主要力量。這是一個變化了的美國。不過,在?;ぶ饕逑?“全球化”在全球范圍內早已放慢速度,甚至停滯不前。

二,有國家或者非國家行為體在打著清算“全球化”的旗號“倒行逆施”。經濟民族主義盡管曾導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是如今主張經濟民族主義的閉口不談二戰的教訓;持續四十年的“冷戰”,讓二十世紀變得極端和不幸(見英國已故歷史學家霍布斯鮑姆(Eric Hobsbawm的雄文)。如果中美之間爆發第二次世界冷戰,21世紀的不幸可能超過20世紀。

三,如果能夠和平地治理全球化(governing globalization),“去除全球化”的過程將是和平的。和平地治理全球化意味著通過和平的手段、政治的意志解決“全球化”中存在的問題。目前,英國通過談判與離開歐盟,中美通過談判解決貿易糾紛。

四,我們一定要意識到“貿易和平”的前提是貿易體之間的發展模式是大體相當的,是各自遵守著共同的(分享的)的競爭規則的。在全球治理和世界秩序可能因為諸如中美爭端而進一步多元化(pluralization)的情況下,“貿易”將進一步縮?。ㄕ饈鞘諧∈谷唬?,是國家在干預,以讓“全球化”放慢以降低無法駕馭的全球化帶來的風險。在中美之間圍繞諸如發展模式等之類的“結構性問題”難以達成大體妥協的情況下,縮小引起問題的“貿易”,不失為一種務實的維持“和平共處”、以避免大戰的方法。

結論: 有的“貿易”導向和平,有的“貿易”導向沖突。中美需要在更正、再平衡“全球化”中增加導向和平的“貿易”,治理導向沖突的“貿易”。(作者為著名國際政治學者、中國海洋大學特聘教授、海洋發展研究院院長,澳門科技大學特聘教授、社會和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商灝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